瀚海阑

宠爱王杰希和4000吾儿

追星使我愉悦:A团黄担不产粮
防弹all糖 老少年的童颜艺声

法鸡万岁,看好马竞
钟情格列兹曼.

半决赛对比利时

有人能截一下1:0后,他们在场边的庆祝动作的动图吗…(please   他们三个太可爱了吧。爆哭

【方王】步骤06

灵魂互换设定

方士谦耐不住心虚,偷偷瞟了一眼坐副驾驶的王杰希。此时王杰希正合着眼休息,宛如一尊佛,全然不知身旁有个老司机在开车。

方士谦觉得自己变得更奇怪是在王杰希家的浴室镜子前,一个听上去就很奇怪的地点。

怎么那些姑娘只吹老王的手和腿呢?明明腰也不错啊,看着精瘦而不羸弱,摸上去光滑紧实手感极佳,而且特软,完全是易推倒的类型啊……

不对我怎么老想着推倒他啊!?

方士谦看着镜子中王杰希的身体,一时间大脑十分混乱,憋了半天突然想到:哦,迷妹们不吹老王的腰,是因为她们看不到更摸不到!

然后方士谦莫名其妙地沉浸在“只有我能看还能摸老王的腰”的幸福感中,无法自拔。

回想自己的心路历程,方士谦不自觉握紧了方向盘,就在因为得出“我喜欢王杰希”的结论而慌乱无措时,一旁的王杰希不知什么时候睁的眼,盯着他也有一会儿了,突然道:“你能不能好好开车了?”

“啊?能,能。”

“她约我出去,不如就今天分手吧。”

“别啊,我还没准备呢……”

“她在咖啡厅等着你呢,我刚才短信答应了,现在就去。”

是在等你好嘛?方士谦翻了个白眼。

“也用不着准备,指不定她是要分手才找你的。”
是找你啊!方士谦嘴角抽搐一下,刚才的一点春心萌动已无影无踪。

王杰希那句“指不定”算是打了个预防针,因而方士谦听对面的人说分手时,并不觉得意外。

“这段时间给你带来了不少困扰吧,我很抱歉。如果不介意的话,以后请尽管找我帮忙。”方士谦语气诚恳得像跟家长做保证的小学生。

那姑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莞尔一笑道:“会的,拖了这么长时间,我也该道歉啊……我能冒昧问一句吗?”

方士谦挑了挑眉。

“坐你车里的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方士谦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无言以对,陷入了沉思。

“祝你们幸福!”对面的人小声添了句“我没曲解你的意思吧…”

虽然我还没太明白你在说什么但是

“谢谢。”

tbc.

下章kiss吧!

【方王】步骤05

灵魂互换设定

步骤01  步骤02  步骤03  步骤04


方士谦把王阿姨送回家后回了医院,立刻坐在床边讨打,“你掐死我的心都有了吧?”

“你能不能别用我的脸摆出一副贱样儿。”

方士谦又不理他自顾自往下说:“你女朋友打电话来着,咱妈也问过你女朋友的事儿。”

王杰希听了“咱妈”俩字强忍着踹他的冲动。

“不过你放心,你女朋友被我哄回来了!”

“???”

“妈现在就等着抱孙子了!”

“方士谦你有病啊!我都说我想分手了。”

方士谦咂了下嘴:“你这孩子咋这样?你说分就分不顾人家姑娘了?”

“她也是被父母安排的相亲,对我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人家现在只是对你扮演的我满意,又不是真的我。我就这样跟人家姑娘在一起了,才是害她!”

“你……”方士谦还想劝他,无奈在“你再废话我就裸奔”的威胁下投了降,转而琢磨起如何和那姑娘提分手,并且最大程度上减少对方的难堪以及自己良心的不安。


待王杰希出院那天,方士谦已经晾着那姑娘快两个星期了。方士谦心里过意不去,幸好姑娘那边也算冷静下来,自他推了一次约会后就很少主动来找了。

方士谦现在正开着王杰希的车接他回家。虽然这就是客观事实,但他还是觉得“接他回家”哪里怪怪的。

其实方士谦早就意识到,自己有点奇奇怪怪的了。


从他开始替王杰希晾着女朋友,他便时常想起那些成天高呼吾王万岁的微草粉们。再回想那时俱乐部门口经常出现的围观群众,王杰希迷妹简直占了B市半个江山。

一双玉手,两条好腿,可是被姑娘们挂在嘴边吹啊!

没成想这姑娘偏偏是另半个江山的人。

我要是个女的,直接就把王杰希扑倒床咚了好吗?

方士谦竟然有些忿忿不平,为什么我非得是个女的才能床咚他!男的我就不行吗?

不对,我为什么想床咚他!

老脸一红的方士谦感到一阵后怕,自己居然有这么恐怖的想法了吗……

tbc.


四千儿太可爱了...只想看太太们写的方王(我卡文卡成傻子(。


【方王】步骤04

灵魂互换设定

步骤03  步骤02  步骤01


多亏王杰希一句“好啦,等我腿养好了咱们再聚!”高英杰懂事地拉走了队员们,病房里只剩二人享受一时的清净,以平复火山爆发般的心情。

王杰希眼神缓缓地循着自己身体走动的方向移动,心想我大小眼也不是那么明显啊……

“方士谦,你别晃荡了。”

“卧槽,我求你不要出声儿!我还接受不了看着自己说话这么刺激的事!”

“别吵吵。你腿是怎么伤着的?”

方士谦没好气道:“你猜你为什么没受重伤?”

大概是方士谦平时不喜隐藏情绪的缘故,王杰希的那点儿感动和感激一五一十地被放大在方士谦的面部表情上。

方士谦头皮一麻连忙打断:“不用谢我,你给我好好养着就行。”


王杰希住院期间,喝了不少来自亲妈煲给方士谦的汤。

“士谦儿啊,小希都跟我交待了!关键时刻还护着这白眼儿狼,你这傻孩子……”王阿姨笑眯眯地抚摸病床上躺着的那人的头毛:“对小希这么好的朋友,还能上哪儿找去?”

王杰希冲刚进房间的方士谦使劲丟眼刀。在我妈面前以我的身份夸自己,你怎么不嫌害臊!

方士谦了然他在气什么,凑到王阿姨身边故作矜持道:“妈,我知道了。以后方士谦就是我亲哥一样的存在,行不?”

你叫我妈叫那么亲热干嘛?王杰希心态崩了,方士谦你知道你有多OOC吗!方士谦不为所动。

“哎,士谦儿啊,你还出国吗?”

方士谦的眼神瞬间忽闪一下。

王杰希从容应答:“不了,我这次回来是想定居在北京。出院以后我就先买套房子,再找个对象过日子。”

跟讲故事似的娓娓道来,你可倒是都给我安排好了。方士谦暗自腹诽。

“好孩子啊!不像小希这破小孩儿,让我操心……”

王杰希像干儿子似的学方士谦语气为自己说好话,终于让王阿姨满意地回了家。

tbc.


要不要猜一下情节发展…因为我卡文了。跪

【方王】步骤03

神展开,注意避雷

步骤01  步骤02  步骤04


王杰希喝醉后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被方士谦掀了被褥才迷糊地坐起来。 

“今天不微草聚会吗?” 
“是啊...现在几点?” 

方士谦没回话直接把王杰希从床上拎了起来,“小兔崽子们刚到俱乐部集合,正等着呢。” 

“那你不早点叫我?”王杰希一句“智障”即将脱口而出,方士谦立刻接过话茬:“智障儿子爸爸是想让你多睡一会儿!” 

王杰希匆忙洗漱换了件驼色外套,两人拌着嘴终于出了门。 

“王杰希你看路!” 
…… 
如果没有这场车祸,今天大概就这么拌着嘴过去了吧。

“方先生,您醒了?”

睁开眼看见一个护士打扮的人,王杰希眨了眨眼,她是在叫我…方先生?趁护士到病房外叫等候的人进来的空档,王杰希四处打量着房间,然后,心如死灰。他看见一个极像自己的人倚在邻床,那人眼神空洞而绝望。

“你是王杰希吧?”

看着自己的嘴唇一张一合,音节却不由自己喉间发出,这种感觉令王杰希毛骨悚然且终身难忘。他快速地点了点头,祈祷着事情不是他猜测那般灵异。

“我是方士谦。咱们可能…互穿了?”

王杰希甚至还没来得及叹口气,就被扑过来的袁柏清吓得没了声儿。

“师傅!你担心死我了你知道不!才刚回国……”

“柏清,你先放开他。”一旁的方士谦学着王杰希的口吻走了过来,袁柏清才松开了手,“队长……”

“队长,我们都很想你!”高英杰主动上前握住方士谦的胳膊又晃了晃。

王杰希退役后,微草队长就由高英杰担任。方士谦记得自己出国时,英杰还是个内敛乖巧的少年,如今已经长得快和自己差不多高了,看上去成熟可靠,继承了往任微草队长的风格。

方士谦这颗感性而年轻的小心脏就像被捏了一下似的,若不是瞄到病床上的自己神色并无波动,可能已是老泪纵横了。

抬手揉了揉高英杰后脑勺,方士谦嘴角牵笑道:“我也是。”

tbc.


脑子里可能长了个坑吧

【方王】步骤02

步骤01  步骤03  步骤04


王杰希将车停好,两人下了车拿行李箱。方士谦边走边念叨:“这不还是原来那套房子……”

王杰希正转着钥匙环,闻言右手食指一勾,一串钥匙就被握在手里。“新买的那套没怎么住过人,还是这边设备全一点儿。”

方士谦瞅着他骨节分明的手,突然来了句:“老王,你有女朋友了吗?”心里想的却是:看着都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怎么会有女朋友!

“最近刚谈一个。”这边云淡风轻地开了门,那厢如遭雷劈般僵在门外。

王杰希好笑地怼了怼他肩膀:“但是吵架了,正在冷战。”方士谦听他语气半嘲讽半安慰的,痛心疾首:“吾儿叛逆伤透我心。”

“神经病吧。”王杰希转身不再理他,径直走进厨房。

方士谦轻车熟路地从鞋柜里取了双带灰太狼图案的拖鞋,趿拉着进了客房。把行李都安置好,跟本来就住在这儿一样,心安理得往沙发上一瘫。

梦到了王杰希和他女朋友。
“杰希大神,我是铁杆微草粉!”
“谢谢。”
全剧终。

“吾王您的大小眼真好看!”
“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次?”
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方士谦被自己的脑内小剧场惊出一身冷汗,一抬头果然正对上王杰希的眼睛。

“咋地了?”
“你喝酒的话,自己下楼买去。”

等方士谦把酒买回来,桌子上已经摆好了菜。王杰希退役之后厨艺见长,做的菜色香味俱全,而方士谦酒量见长,一杯接一杯地灌。两人边吃边叙旧,最后先喝倒的却是王杰希。

其间两人也聊到了王杰希的女朋友,与方士谦小剧场截然相反,女孩不是荣耀粉,对王杰希也没有崇拜之情,而且现在对王杰希冷淡的态度很不满意。

“我就说你一身仙气儿吧,难怪冷战。”方士谦不知怎么心中大快。

“你说什么…?”王杰希已经微醺。

“我说,那你怎么和她谈恋爱的?你怎么想的?”

“我妈逼我相亲。”

方士谦猜到了这一点,很是得意地点了点头,老套路老套路,我懂的。于是扮演起知心哥哥的角色,对喝醉的王杰希滔滔不绝,从儿女情长讲到可怜天下父母心。

“你还想和她分手吗?”

王杰希又仰头灌了一口,“想。”

“你注孤生。”方士谦恨铁不成钢。

tbc.


为庆祝方王上总榜!我开了个脑洞…如果有下章的话,会在下章出现…

【方王】步骤01

步骤02  步骤03  步骤04


深秋。北京机场。

方士谦将自己裹了个严实,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出机场。一米八三的个头混在北方人群里也并不突兀,王杰希赶到机场时着实费力才认出来。

“方士谦,你来北京过冬的?”

王杰希预想过的最糟糕的情况是方士谦变得成熟稳重逗比不再,但看到方士谦傻气直冒熊样不改,就面无表情地安定吐槽。

“可不,国外可比这儿暖和多了!”方士谦用看儿子的眼神扫一眼王杰希略显单薄的外套,感叹:“还是土著禁冻啊!”

就在二人用“你是儿子”的眼神交流时(实则小学生怼架)王杰希终于结束了对峙局面。
“别废话了赶紧上车。”


方士谦回国前不久,才在与王杰希的通话中得知他退役的消息。

当时方士谦还像个大男孩似的向王杰希打听着微草的情况,与年龄不符的朝气透过电磁波充斥着大洋彼岸的王杰希的周围。
王杰希依旧有说有笑地讲着趣事,末了添一句:“忘告诉你了,我退役了。”

啊?!

对“退役”这字眼,方士谦比王杰希本人还敏感。一时不知回应些什么,他干笑两声,脑袋卡了壳说道:“节哀啊。”

王杰希噎了一下,简直懒得理他:“算了,等你回国再聊。”


方士谦仔细打量着眼前淡定自若的那人。

退役后没有留在联盟,现在没有工作一身轻松。况且他就算不找工作,下半辈子也不愁花销。

那时自己怎么会萌生出怕他难过的想法?王杰希是很多人觉得最有可能继续留在荣耀的人,凭他为微草的付出,也该是不舍离开的。

而方士谦深知王杰希是什么性格。想留就留,说走就走,留时倾尽心血,走时干脆利落。

王杰希本就该是这样的人。

“去哪?”
“我家。”
“哪个啊?”
“……”

tbc.


庆祝方王上榜!方王宇宙最甜!

【叶王】烟与糖

趁热翻身

翻身失败

于是拉倒

自抱自泣

退役后,叶修和王杰希二人终于如愿过上了同居生活。

然而叶修的烟瘾一天比一天邪乎,从抢野图BOSS必抽一包,到后来王杰希觉得自己吸的事后二手烟也越来越多。

于是某天——

“哎!耍什么脾气啊!抽几根烟而已,你又不是没吸过,有必要吗?”叶修嘴里叼着还没点火的烟,手上杀怪的操作片刻没停。

抱着被子往次卧走的人回过头,见叶修眼珠子都不往自己这儿转一下,更加不想搭理这人,一把拉开了门。

“你别闹......”叶修叹口气将目光移开屏幕,停驻在那人身上。

“叶修,我喉咙痛。”王杰希只是想平淡地叙述这个事实,来表达自己需要一个空气清新的环境,谁料这话落叶修耳里,倒有了那么一丝撒娇的意味。

声音听起来微哑,叶修承认自己被撩了。赶忙停下手里操作,三步并两步到王杰希身边,顺势关上门。

“我戒烟,好不好?不开玩笑,王杰希。”伸出手环抱对方的腰,叶修本想再搂紧点,又怕自己身上烟味呛到王杰希,刻意屏了鼻息。

叶修真没有开玩笑,第二天买了一箱糖控制烟瘾。和平常一样瘫在电脑前,只是嘴里叼的不是烟,而是棒棒糖。

王杰希在旁边看着他专注的神情,起了玩心,趁其不备迅速将棒棒糖抽走。硬糖磕到上牙膛和牙齿,叶修疼懵了一瞬,看着王杰希把棒棒糖含进嘴里。

此仇不报非君子。叶修干脆利落地也把糖从那人嘴里拔了出来。

“让你再撩!”叶修凑近那人嘴边,按着后脑勺堵住了他唇。

此后,两人接的吻都是糖味儿的。

【方王】小别胜新婚

同居三十题——01.相拥入眠
渴望进步的文渣_(°ω°」∠)_
求调教×
求评论,觉得有僵硬和OOC的地方欢迎指出
★并没有小别出没★

拖着行李箱的人走到门前,旋转着钥匙开门,眉梢眼角都透着疲惫。

客厅朦胧的灯光撒在茶几上,反射的白光尤其刺眼,但又不让人觉得冰冷。

方士谦半靠在沙发上合着眼,西装还没来得及换下,显然也是刚到家不久。

王杰希轻轻地关上门,见没有吵醒他,才换拖鞋。

走向沙发上的人,王杰希难得没有像往常那样赶那人去卧室睡,而是缓缓伸出手,解那人的领带。

方士谦也只是合眼浅眠,这会儿便醒了。不假思索地握住了他将要收回去的手,用指肚细细揉着对方的指关节,一点一点移到指尖。

“累吧?”方士谦嘴角带着笑意,直起身子将额头贴上对方的额头,温热的气息扑在脸上,一下就卷起了王杰希的困意。

王杰希的眼睛里泛着氤氲水光的样子让方士谦心头一软,低声道:“先睡觉去。”

于是站起身扶着王杰希的腰走向卧室。

这么亲昵的互动似乎不太适合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但分别了一个月的时间让两人都不得不沉溺于此时。

方士谦将王杰希圈入怀中,如同从前和今后的无数个夜晚一样,相拥入眠。

Fin.

【喻王】端午聚会为啥在杰希家?

端午节。

王杰希看着喝得东倒西歪烂泥似的众人,无奈地起身收拾碗筷。
呵呵,自己家不自己收拾难道还指望心脏们吗?
不知道谁的杯子里还有没喝完的酒,王杰希拿起来也没多想,仰头就灌了下去。

喻文州眯缝着眼,抬头就看到王队白皙的脖颈,喉结正挑逗般地上下滚动着。
于是更没多想地站起来,咬了上去。
还没羞没臊地啵出了声。
“嘶”
“疼啊?”
“不然还爽吗?”

“卧槽喻文州你刚才是不是啵了大眼一口!”

o.O.o.O.o.O.o.O.o.O.o.O.o.O.o.O.o.O.o

有没有人觉得……宋珧和衡文逆了更萌Σ(|||▽||| )
其实看的时候就以为宋珧受的T_T
成天看文逆CP我心里好苦

【新临】花吐症梗7

新罗正发着呆,对上临也的眼睛时突然就没了困意。这家伙的眼睛里泛着光啊,新罗干咳一声才道:“感觉好点了吗?”伸出来手的却收了回去。
临也皱着眉,新罗的动作让他不在意都难,用手机快速敲出几个字:饿了,新罗做点吃的吧?感激不尽哟。
“那……我去超市买点什么吧,毕竟我的厨艺啊……”新罗看到这行字后松了口气,有食欲还是说明好点了嘛。
当然也意料之中地想到了塞尔提。
昨天塞尔提没有回简讯,怎么回事呢?
新罗满脑子都是塞尔提,就这样去了超市。
靠在床上的黑发青年嘴角一抿,又合眼睡去。

“新罗哥!好久不见啦!”
在新罗否定了“塞尔提不回简讯”的第十七个可能原因之后,折原家聒噪的妹妹瞬间打乱了他的思绪。
“九琉璃和舞流啊,吓我一跳。”
“新罗哥怎么在新宿啦,难道有病人在这边吗?”
新罗有一瞬的犹豫,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然后才眯着眼笑道:“没错哦,你们哥哥。”
“阿临哥还会生病!怎么有些好笑呢,严不严重?”
“兄,无恙?”
“不如你们去看看吧。”

【新临】花吐症梗6

这一夜新罗只是坐在床边,不停地换毛巾给临也降温。
可如果不能降温的话,又该怎么办呢?
新罗突然发觉,这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临也居然会有这种时候。
……难道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吗?
以前只是觉得,临也不论受到什么样的来自于人类的“回报”,都是自作自受罢了,或者说是“恶有恶报”。
如果把临也现在的情况视作报应,自己为什么会产生了悲悯的感情?
这应该是临也最不需要也不希望得到的感情吧。

新罗居然开始思考临也需要的感情。
只要是人类的感情那家伙都会……怎么说,甘之如饴?
这是不争的事实,新罗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怀疑这点。

临也梦到了初中时候的事,睁开眼后却不记得是什么。总之画面里有一定新罗,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关于塞尔提的事情。
似乎是被酸醒的,心里涌上莫名的情绪,直搅得胃里跟着恶心。转头发现新罗就在旁边,临也的眼睛也有些泛酸了。

【新临】花吐症梗5

临也一觉睡到下午,发现新罗还在客厅沙发上坐着。
“这几天有和别人说过话吗?”新罗问。
临也摇头。
我果然还是不习惯这么沉默的临也啊!新罗这么想着,居然还笑了出来。
见临也皱眉,他才继续道,“只是猜想啦,你在跟我说话时,花才变成了另一种。如果跟其他人说话,会不会再变一种啊?”

临也表面上答应着,但其实他完全不想跟任何人说话。
怎么越休息头越晕啊,临也把手放在额头上,好像是有点发烧了。
还不如直截了当地死呢,死相惨一点也罢了,总之要比现在好。
新罗看见临也的动作时就知道他发烧了,也能猜到是病情加重的关系。
那就留下来照顾这家伙吧,毕竟是朋友嘛。
新罗耸耸肩,拿出手机给塞尔提发简讯。

【新临】花吐症梗4

新罗没多久就回池袋了。一整天没见到亲爱的塞尔提,他急切地想回家。
临也的病看样子很辛苦,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会影响到他的工作吧?那时候,临也就更可悲了。

这是临也患上怪病的第六天,新委托的进展依然在临也的计划中,但是病情却不在。
说实话,甚至有些打乱了他的计划。
昨天新罗回家后,临也开始感到身体不适。身体向来很好不会感冒的,所以是和这个病有关吗?
啧,偏偏在这时。
临也穿上外套后出门,果然在路口看见了一辆车。料到是粟楠会的人,就径直往那边走。
坚决不说话就对了。

临也回来时,新罗就在门口等着。
最近的委托都和塞尔提有关,见到新罗时却还能面不改色,有点佩服自己了。
与人类无关的工作,对临也来说当然是极其无聊,接下这种委托,说到底只是好奇新罗的反应罢了。
以前从没有产生过这种想法。
而这次又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做的呢?
大概是,“无论如何也要在死之前看看”吧。

“临也,你脸色貌似不太好?”
“怎么说呢,我可能真会死在这个怪病上吧。”
临也没有指望新罗这个外科医生能帮上什么忙,现在他只想好好休息,先睡一觉再说。
开了门就走进卧室,新罗一个人在玄关处站着。想了想,还是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来了。
整套公寓都是花香了啊。

【新临】花吐症梗3

临也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变了,至少他还做着情报贩子的工作。
这个工作是临也能与人类接触、观察人类的为数不多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小静?那个怪物啊,就由他去吧。

“看在朋友的份上,我会帮你哦。”
新罗笑着说,能纵容临也的那些恶行,确实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把临也当作朋友。
新罗是个普通人,却交了非日常的朋友和非人类的女朋友。
对于为数不多的友人,新罗是希望维护这层关系的。
“当然,不保证会治好啦!”

临也现在更在意的是吐出来的花,为什么变成了雏菊。
应该告诉新罗这个吗?
会不会是病情加重的表现,会不会……死?
怎么可能!从没有听说过谁是这样死的。
难道,我是第一例?
别乱想啊。

临也的思绪从没有这么混乱过,一直以来,他都在旁观着自己导演好的别人的生活,即使有脱离剧本的发展,也能从容地扳回。

如果自己就这么死了。

“你今天总是出神呢?”新罗观察着临也的表情,觉得疑惑。
“先把病情详细点告诉我吧。”
临也默默叹了口气,把经过告诉给了新罗。

“一开始的花是什么?”
“风信子吧。”
“说不定是有寓意的呢。”
……

【新临】花吐症梗2

新罗跟着临也去了他的公寓,走在临也旁边时,新罗更加确定了,那浓郁的花香是临也身上散发出的。
新罗对花并不感兴趣,他感兴趣的事物也不多。
只是单纯觉得这味道还不错。
临也是打算将这个病告诉新罗的,虽然新罗也不一定有办法,但告诉他也没什么坏处。
而且,这一路,新罗真是过分安静啊。

伤口愈合得还算快。
新罗见过的愈合能力最强的是静雄,其次便是临也。
临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类,而这一点也只有在这时才会被人们想起。
当然,新罗是知道的。临也比谁都脆弱,所以才选择了接受人类的种种……
“新罗。”下定决心,临也开口道。
“什么?”
“如你所见,”临也尽量避免着被花呛到,“我得了这种怪病。”
新罗盯着落下的花,只是愣了一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就笑出眼泪。
“喂。”

临也注意到,自己吐出的花和最开始的不同了。
白色的花,落在黑衣上,格外刺眼。
这是……雏菊?
新罗终于安静下来,“呀,我都不知道该不该碰它了~”毕竟是吐出来的。
临也抬眼看他,耸耸肩。反正上面没有口水。
“嗯……没见过这种病。”
废话。
新罗此时思索的,只是临也为什么会告诉他。
如果是以前,临也会告诉自己吗?
答案依然不确定。
因为临也的改变,带来了太多变数。
“临也你这家伙还真是……”

【新临】花吐症梗 1

临也最近得了一种怪病。因为这个病,临也已经很久没开口说话了。
——一张嘴就吐花是什么怪病。
幸好最近的工作需要临也开口的并不多,而且还有波江可以帮忙处理一些情报,所以他这几天确实得到了充分的休息。可是这病依然没好。
十一点钟,波江还没回来。难道遇上麻烦了?不管怎么说,波江不回来,临也就吃不上饭。
还是自己去买杯面吧。
结果居然在超市碰见新罗。
虽说是老朋友,但两人都真实地感受到了陌生。
“哟,临也啊。好久不见。”
毕业后,临也碰见门田的次数似乎都比新罗多。仔细一想,自从犬猿之仲的决斗临也负伤后,就没再见过面。
新罗看样子心情很好,想必和搬运工小姐又有新进展了。
“……临也?有听到吗?”
听到听到。可是开口说话会被花呛到。临也只摇摇头,指了指喉咙。
“喉咙不舒服吗?这样啊。”新罗也没说什么“注意休息”“多喝水啊”之类的话,“先走咯,再见~”
经过临也身边时,新罗闻到一阵香味。
花香。

“对了!”新罗突然转身,“该让我检查一下了,你的康复情况。”
临也挑了挑眉,倒是有些惊讶于新罗主动提出来。

“毕竟我是个医生嘛,要对病人负责的。”
职业道德魂终于觉醒了吗?
新罗这次来新宿是因为有一位病人在这边,正巧遇见临也,想着就顺便检查检查吧。
几个月前和静雄的决斗,临也确实伤得很重。这次的性质与以往有不同,才会称为“决斗”。所带来的后果也不是一时的。
仅是身体状况,临也无论怎样恢复,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灵敏地躲过静雄扔来的自动贩卖机了。
不止是身体。新罗觉得,临也变了,是从外表看不出来的变化。该怎么形容呢?
变得可悲了。
可悲到让人不忍心再去憎恶他。
可临也会允许人类对自己产生悲悯的感情吗?
以前的话,答案是否定。
然而现在呢,新罗无法确定。
毕竟,犬猿之仲的平衡已经被打破了。